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明代潮州第一部字典,竟成为影响日本数百年的识字教材

2023-02-17 15:43:49 1000

摘要:1912年,一部名叫《字考正误》的书,在大洋彼岸的东京发行。自从它传入日本后,经过数次刻印、校订,已经成为跨越江户时代、明治维新具有影响力的字学参考用书。▲ 《字考正误》明治本函套及书衣十余载后,潮州大儒饶锷在编撰《潮州艺文志》时,发现潮州...

1912年,一部名叫《字考正误》的书,在大洋彼岸的东京发行。自从它传入日本后,经过数次刻印、校订,已经成为跨越江户时代、明治维新具有影响力的字学参考用书


《字考正误》明治本函套及书衣


十余载后,潮州大儒饶锷在编撰《潮州艺文志》时,发现潮州也有本叫《字考》的书,被《四库全书总目》著录,而在县志中却称亡佚。他略带遗憾地发出感慨“惜遗著今无一存”,却又满怀期待地为《字考》标注“未见”的字样。


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在互联网上检索这本书时,可以轻松翻阅,会发现它离我们如此接近,使我们不至于同先人一样发出感慨。


它叫《字考》,它的作者叫夏宏。


夏宏,明潮州龙湖人,是明代潮州著名的学术先驱。


龙湖寨夏氏祖居:中平巷(网图)


总结他的生平与学术,就会发现一部又一部富有开拓性的著作——岭东第一部字书《字考》、第一部“百科全书”《夏氏漱玉汇编》、第一部篆书《篆谱》......


他又可能会有一系列的标签——天文家、道学家、篆学家等等,以其研究领域之广泛,研究门类之实用,堪称为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潮州的宋应星”


《夏氏漱玉汇编》与《字考》

《夏氏漱玉汇编·中国四夷门》列举的潮州府沿革




夏宏,字用德,号铭乾,明代广东潮州海阳县隆津都龙湖市(今潮安龙湖)人,是晚明岭东著名的学术先驱之一,是时潮州文林有“铭乾先生”之称。他一生著述甚丰,仅已知的就涉及经部易类、小学类、五经总义类,子部儒家类、天文算法类、术数类、艺术类、道家类、类书类等九个类别,在字学、篆学、类书等领域的研究上更开潮属先河。


夏宏生平著述列表


至今,夏宏的著作尚存《字考》一卷及《夏氏漱玉汇编》十卷。其中,《字考》是潮州文化史上罕见的被《四库全书总目》著录并且重刊于东瀛的著作,《夏氏漱玉汇编》则是未载于历代潮州方志,长期流于海外的遗珠。另明万历《岭南文献》载有夏宏《辩》七篇,多涉道家学问及天文经纬。在明代,夏宏无疑是当时岭东学术领域的重要开拓者,研究其著作和思想,将对于发掘明代潮州文脉、传承乡邦文献大有裨益。



明嘉靖年间,夏宏出生于海阳龙湖一个军籍仕宦家庭。其父夏建中,字国正,号双洲,嘉靖十九年(1540)庚子科举人,累官横州知州,时称循吏。学问“直援理窟”,渊源阳明,著有《四书质疑》,郭子章为之序。兄夏宠、弟夏容、夏宁皆进泮。(林熙春《城南书庄草》)在浓厚家族学风的熏陶下,夏宏在学行上能继父志,在治行上承循良之风。


夏建中与康熙《潮州府志》列传

龙湖寨夏府(网图)


隆庆四年(1570),夏宏于庚午科乡试中举,后二十五年未仕,常与同年陈时进等会友聚首辩论,语及儒释有无,陈时进评价他“独有悟乎天,其论有无、大小、远近、高深、藏显、代谢之理,足以阐宎妙而破舛戾,渊哉无名之始矣”,在黄老列庄之学的研究上颇有见地。(陈时进《读夏氏漱玉编序》)


《隆庆四年广东乡试录》书影


万历二十三年(1595),夏宏知福建诏安县,在任推行“以天治人而知者不忧”的治行之道,建文昌阁以起斯文,赡学勘田以渥惠青矜,恤穷、赈鳏寡、置义冢以安邑民,修桥筑路以利交通。清康熙《诏安县志》评价他“为政宽慈淳厚”,“所行事不拘拘于簿书”。在诏安令四年,亦是夏宏撰述立著的辉煌时期,这阶段的著述有《太极衍义》《罗经解》《浑天仪考》《五经》《字考》《夏氏漱玉汇编》等,诏安邑乘因而称赞他“精道学家言”,“精于字学,撰述甚富”。(陈时进《读夏氏漱玉编序》、康熙《诏安县志》)


夏宏题“生灵保障”匾至今仍悬于诏安东岳庙殿首(网图)


然而,万历二十七年(1599)三月,夏宏却卷入一场不明所以的“贿赂案”。据《明神宗实录》记载,“福建诏安知县夏宏以贿吏陆嗣成、高维忠等,伪造荐章事觉,宏除名,嗣成、维忠枷号发遣。” 无论真相如何,夏宏因此被革职,彻底地终结了仕途。此事历代潮州方志皆避而不谈,唯康熙《诏安县志》对于夏宏的离任,载“期会间及其去也,人多思之”。历史上两处迥然不同的记载,不禁令人叹惋。


罢官后,他将精力更多投入到学术研究之中,与邑人给谏林熙春结社,“朝夕谭名理”,又授徒讲学,“深究天人性命之蕴”,按康熙《潮州府志》的记载,夏宏又有《天文》《地理》《性理》《铭乾子》《篆谱》诸书行世。万历四十三年(1615),海阳龙湖双忠庙年久倾圮,夏宏慕许、张二公英杰,捐俸发动乡民重修。(萧廷玉《重建双忠庙碑记》)崇祯年间,夏宏逝世,卒后葬于海揭交界万里桥畔,崇祀府、县两学乡贤祠。


乾隆《潮州古城地形图》中的三世科甲坊


其长子夏懋学,登万历四十七年(1619)己未科进士,累官户部郎中赠光禄寺卿,亦祀乡贤。龙湖夏氏祖孙三代(夏建中、夏宏、夏懋学)在潮州历史上不仅以治行异等闻名,而且“并以理学著称”,因而潮州府城旌有“三世科甲·濂洛贻燕”坊以示褒扬,成为潮州府唯一三世同祀府乡贤祠的家族。(顺治《潮州府志》)


年初,夏宏碑碣现于乡闾,碑碣云:“天启庚辰葬。考乡进士,诰赠奉政大夫,光禄寺少卿……赠承德郎,户部山东司主事,儒林郎……府推官,原任诏安县知县,崇祀名宦乡……”由此可知,夏宏以子贵,赠光禄少卿,并葬于天启庚辰(按天启年干支无庚辰,崇祯有十三年(1640)庚辰,夏宏或卒于前)——始平拓



在夏宏生平所纂的学术著述中,《字考》无疑是最为人熟知的一部,它同时也是见诸于史载的岭东第一部经部小学类字书。全书计有上、下二卷,上卷分《考误写字》(分平声、上声、入声、去声)《考疑似字》《考误读字》,下卷分《通用古字》《通用联字》。


《字考》明万历丁巳续订本与日本安庆刊本

《字考》上卷各部分书影


《字考》之体例,试以仅存上卷举例:

《考误写字》,每正字列部首、误写字及类误。如:館,从食,舘误。



《考疑似字》,每两疑似字为一组,标注字义,不易晓者注音。如:仝,即同。㒰,音全,具完也。



《考误读字》,列常见误读词汇,标注词汇中易错的单词注音。如:貤封,上音移,又音异,误驰。



实质上,《字考》是一本夏宏在修学和公牍之余整理而成的错别字和常用字字典。现已知的《字考》历次刊本有:浙江汪启淑家藏明原刊本(未见)、明万历丁巳黄元立续订本(存)、日本庆安己丑吉野屋权兵卫刻本(存)、日本宝永庚寅长谷川良察校订《字考正误》(存)、日本明治四十五年森庆造重刊《字考正误》(存)五个版本。


长期以来,《字考》不见于南粤方志记载,惟至清道光《广东通志》方收录,清光绪《海阳县志·艺文略》却云佚,无怪饶锷撰《潮州艺文志》感慨:“此仅存之《字考》,《府县志》反之不及。可见铭乾著述,或不止于是也”。


光绪《海阳县志》书影


对于夏宏编《字考》的意图,《四库全书总目》说“意在订六书之伪”,故《总目》多有批评,“不能深研古义”、“裨贩于近代韵书字书之间”、“去《佩觿字鉴》诸书,盖不可以道里计”,恐有违其本意。若真意在订经典之伪,《字考》的体例则太过简明。而万历继任诏安知县黄元立则认为该书能为“读书不识字者”提供参考,以不至闹出“认蟆为马,揣籥為月”的笑话,令仓颉之鬼取笑,这才应是夏宏《字考》编撰的缘由,即意在让《字考》发挥一本启蒙字典的教化功能


然而,它却未在华夏大地发挥夏宏所期盼的作用,反于明末清初传入江户时代的日本,“初学专凭据之”,并延申出考订版本——长谷川良察校订《字考正误》,在日本多次印刷。


《四库全书总目》书影

铃木牧之《北越雪谱》书影


日本江户时代文人铃木牧之在《北越雪谱二编·峨眉山下桥柱》中有段记录:“按蛾、娥同韵(俱五何切)相通,各书因多混用者,然将‘桥’写作‘(上木下乔)’却颇怪。余遍查明人黄元立之《字考正误》、清人顾炎武收于《亭林遗书》中之‘金石文字记’与‘碑文摘奇’、以及杨霖竹庵《古今释疑》中之字体部,俱未见有‘(上木下乔)’字。”可见,《字考》在江户时代的日本已经成为一本常见的字学参考用书。也因之,至1912年,《字考》以其作用和意义,得以在日本东京再次重刊。


诸版本列举如下:


(一)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未见,是书为清乾隆编修《四库全书》时,浙江富商汪启淑进献于清廷的藏本,见于《浙江省第四次汪启淑家呈送书目》。《续文献通考》、黄虞稷《千顷堂书目》、谢启昆《小学考》著录。《四库全书总目》作上(误写字、疑似字、误读字)、下(通用古字、通用联字)二卷,应为《字考》的原刻本之一。汪启淑,字秀峰,号讱庵,清初江南藏书家,嗜印,著有《飞鸿堂印谱》。


汪启淑印(《飞鸿堂印谱》)



(二)明万历丁巳(1617年)黄元立续订本


存。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是书匡高21厘米,宽12.7厘米。书衣题《字考引》,半叶六行,单边,白口,单鱼尾,末页有“山径书堂”字样。前有明万历四十五年丁巳(1617)诏安知县黄元立引,末有万历四十五年丁巳(1617)高扬跋。该本录“写、读、疑似三考误一帙”,仅为汪启淑藏本之半。


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印与山径书堂字样

黄元立《字考引》

高扬《字考跋》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