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李格非先生与《汉语大字典》

时间:2023-02-17 14:58:17 | 浏览:484

《汉语大字典》自1986年至1990年次第梓行,全书八卷出齐,至今正好30周年。抚书追人,不禁无比缅怀《汉语大字典》常务副主编、简编本主编,我的老师李格非先生。先师李格非先生(1916—2003),名讳同于李清照之父,《汉语大词典》编委、厦

《汉语大字典》自1986年至1990年次第梓行,全书八卷出齐,至今正好30周年。抚书追人,不禁无比缅怀《汉语大字典》常务副主编、简编本主编,我的老师李格非先生。

先师李格非先生(1916—2003),名讳同于李清照之父,《汉语大词典》编委、厦门大学教授黄典诚先生曾赋诗为赠:“姓名恰似易安爹,洛邑芳园记不赊。江汉滔滔流未尽,如椽彩笔在君家。”先生生前是武汉大学教授,中文系著名的“五老八中”之一。他受业于著名经小学家刘博平(赜)、黄耀先(焯)先生,博、耀二老又亲炙国学大师黄季刚(侃)先生,正所谓名师高弟,一脉深传。他学识渊博,德高望隆,大家都尊称他“我们的格老”。

我国从《说文解字》到《康熙字典》《中华大字典》,历代有编纂字书的传统。与时俱进,而迈越前修,是一代代学人不懈的追求。但到了上世纪下半页,我们经历“浩劫”,也有十亿人民共用一本《新华字典》的惨痛记忆。当是时,日本友人出版了《大汉和辞典》,台湾学者也编纂了《中文大辞典》,都是煌煌巨制。联合国恢复了我国的合法地位,却因为我们没有出版适用的中大型工具书,只能继续使用台湾编写的汉语辞典。

1975年5月23日至6月17日,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在广州东方宾馆举行“中外语文词典编写出版规划座谈会”,格老出席了会议。会期很长,气氛也非常压抑。160部词典规划艰难推进,最后剩下两块硬骨头——《汉语大字典》和《汉语大词典》。那是长夜里即将晨光熹微,也是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候,与会者面面相觑,不知计将安出。湖北省出版局于溪局长敏锐的察觉到格老心有戚戚焉,就和格老推心置腹地交谈。这位出身新四军的战斗英雄,素重格老这位章黄学派的嫡系传人,郑重地对格老说:“如果你给我胆,我就给你肩!”所谓“胆”,指的是学术和业务勇气;所谓“肩”,指的是组织和后勤保障。格老有“胆”,但还没大到“包天”的程度。他急忙找到出席会议的四川省出版部门的领导崔之富先生,恳请合作,并提出了具体人选。比如,四川大学教授赵振铎先生,学有家法,他是著名音韵训诂学家赵少咸先生的文孫,也是著名古典文学学者赵幼文先生的哲嗣,一门三代,名闻巴蜀。于是,《汉语大字典》最终敲定由川鄂两省学者共同承担。格老和赵老,两位昔日北京大学的进修同学,莫斯科大学的客座同事,开始了长达16年的精诚合作,为烈士暮年平添一抹亮色,一曲壮歌。

会后,就是紧张的筹备阶段。格老担任《大字典》筹备领导小组副组长,制订编纂方案,物色编纂人员,协调编纂分工,起草编纂手册,等等等等。格老事必躬亲,又举重若轻。比如,在两省分配编纂任务,大家议而不决的时候,格老拿出一部《康熙字典》,说就按《康熙字典》的页码来分,湖北五分之三,四川五分之二,以分界那页的部首为准,该部以前的归湖北,以后的归四川。结果分界的部首是“羊”,那么“一”部到“网”部由湖北负责,“羊”部到“龠”部由四川承担,问题立刻迎刃而解。于溪局长曾说,格老“是两省团结协作、正常运转的润滑剂。有的人,常常把简单的问题弄得复杂而难办,格非却善于把复杂梳理成简单。这是一种高境界。”

接着,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枯燥近乎机械的劳作,从勾乙文献、录校卡片到试编、初编、编写、初审、复审、终审,格老从不懈怠,即使在生病的时候,也如先生给我的信中所说,还要“衣冠楚楚,强打精神”。我曾亲见格老为选择一个合适的例句反复斟酌,冥思苦想,就忍不住劝他:“您成竹在胸,卡片资料这么丰富,可以手到拈来。举例只要证明释义即可,何必尽善尽美?”先生莞尔一笑,旋又正色答道:“同样解释一个‘把’字,林语堂的例子是‘把人杀死,把钱抢走’,我的例子是‘把方便让给别人,把困难留给自己’。善恶高下自不待言,但佳者得之不易。”又说:“潜移默化,著书立说者岂可轻忽!”

编字典难,编大字典尤难,编超越前修的大字典难乎其难!捷克(斯洛伐克?)的兹古斯塔形象地说过,如果有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不要判他绞刑或终身监禁,应该判他去编辞典!中国的陈原先生也动情地说过,编辞典的工作不是人干的,但是圣人干的。白马非马,圣人不是人!《大字典》两省共有十几个编写组,数百人先后参与其事,要团结所有的人齐心协力,众志成城,还要化解矛盾,消除分歧,没有谦诚的品德和博大的胸怀是不可想象的事。于溪局长也说过,格老“为人坦荡、谦和、真诚、厚道,视名利如浮云。为了大局,为了工作,处处让人而从不觉得自己吃了亏。对人赤诚宛若童真,即使在那个动辄得咎的特殊年代,大家也觉得他是一个与之共事而不必设防的人,一个可以深加信赖的朋友。”《大字典》编审、四川师范大学的郭诚永教授,为人豪爽。格老请他到家里做客,知道他爱吃红烧肉,就吩咐师母提前预备,还喜欢喝点小酒,而先生自己却不胜杯杓,就请我去陪客,嘱咐一定让他尽兴,但不要喝多难受。郭先生回川后给先生来信感谢,格老嘱我回信,特意告诉我郭先生字君恕,因为称人以字是礼貌。我在信中说到“先生幼承庭训”,格老审阅时,圈去“幼”字,说六七十岁的老人,你说人家小时候如何如何不合适。先生易以“早”字,真是一字千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冻结多年的职称评审制度恢复了,参加《大字典》编写的学者全身心投入,但编纂周期长,稿本也不能算科研成果,因受影响,人心思散。格老为此到处慷慨陈辞,逢人说项,听者无不为之动容。但政策究竟不是他制定的,执行政策也不是他能左右的,还是有一些学者没有得到高一级的职称,对格老有怨言甚至责骂。先生想起唐朝娄师德兄弟的对话,师德教其弟做官要“耐事”,弟曰:“人有唾面,洁之而已。”师德就说:“洁之,是违其怒,正使自干耳。”宋代的范鲁公也说过“人能鼻吸三斗醋,斯可以为宰相矣”。格老就用“唾面自干鼻吸三斗醋”为出句,反复推敲对句。《大字典》编委刘君惠教授见格老独自徘徊沉吟,就对以“掉头不顾耳听万壑松”。可谓气象恢弘,对仗也工稳熨帖。但格老以为潇洒有馀,谦诚不足,于是对以“虚怀好学心萦一字经”。“一字经”用的是《诗经》“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和《荀子》“用心一也”的典故,“一”,在格老心中就是一件事——《汉语大字典》的编纂。我听说后内心很不平静,也替先生抱屈。先生就拿起一本《日本中国学会报》(第39集),指着中间的一段话给我看:“无论什么人看,这一事业可以说是和修筑长城一样艰巨和伟大。我们和中国人一样,衷心希望《汉语大字典》《汉语大词典》两部大册顺利出版下去,尽早告成。那时两书就成为文化的长城,汉语的双璧。”然后告诉我说:“个人挨骂事小,因小失大,会成为千古罪人的!”先生辞世后,灵堂有副挽联:“教泽浥欧亚何要唾面自干,德范垂今后会当有口皆碑。”虽是后话,但也说明公道自在人心。

格老和赵振铎先生等六教授以副主编的名义主持了三年的工作。其间格老反复推辞,说他不合适当主编。国家重大工程请一位年长德劭的学者或位高权重的官员来领衔,是《康熙字典》和《四库全书》形成的传统。当时川鄂两省的文科一级教授,《大字典》筹划之初,健在的还有刘博平、徐中舒先生两位,刘博老1978年去世,于是就请老一辈的历史学家徐中舒先生担任主编,当时徐老已经81岁高龄了。格老和赵先生被任命为常务副主编,编纂、终审也自始至终实行常务副主编负责制。全书出齐后,格老又受命担任简编本的主编,战斗到《汉语大字典》功德圆满。先生填过一支《增字锦堂月》曲子,句云“古籀重刊,飞花错简,传中华光辉文献”。“想理清源流正变,艰难,艰难!秀才班,十载铅椠虫鱼,一片寒毡,埋头修纂”。“不为利锁名牵,不省疾疢淹缠,编摩惛惛,呕出心肝一片丹”。这是格老心声的传神写照。我追随杖履,受先生耳提面命,现在有幸参与《汉语大词典》修订,担任分册主编,曾作绝句抒怀:“盛世修书易亦难,青灯黄卷杂悲欢。先生叮嘱千钧重,呕出心肝一样丹。”所欲继承者,正是先师的精神。

如果说《汉语大字典》是一座文化丰碑,那么,作为先生的学生,我敢大胆的,但毫不夸张的说,李格非先生就是奠基人。

戴建华

相关资讯

汉字三部大字典:大汉和辞典、中华大辞典和汉语大字典

汉字称得上大部头的字典有三部,一部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日本人诸桥彻次编纂的《大汉和辞典》,一部是七十年代台湾出版的《中华大辞典》,第三部就是1986年出版的《汉语大字典》。感谢书籍电子化,不然这样大部头的书,普通人是无法得见的。日本的《大汉和

汉语学习离不开字典,你知道“字典鼻祖”是谁吗?

六书广场——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归纳总结的六书理论。几年前,去河南漯河龙塘办事,听说许慎文化园就在附近,心怀崇敬,特去拜谒。几年过去了,也不知现在变化大不大。子学宗师——许慎墓前的“字”形牌坊许慎(约58——

《新华字典》新版上热搜:关于汉语字典的那些事儿

当我们回忆起童年生活,你还记得那本《新华字典》吗?近日,第12版《新华字典》正式亮相。一本“书龄”70年的字典,再度更新。8月10日,《新华字典》(第12版)在北京图书大厦正式亮相。作为人手一本的“国民字典”,《新华字典》自1950年启动编

字典+查询功能“快快查汉语字典”专注打造K12教辅工具

【猎云网成都】7月2日报道 (文/杨晓薇)“快快查汉语字典”是一款方便易用的汉语字典应用,团队创立于2014年7月,目前已有14人的规模。用户可以通过拼音检索、部首检索以及笔画检索等方式在“快快查汉语字典”中直接检索到相应的字,字库中不仅收

我,爱尔兰人,在中国生活9年,汉语虐我千百遍,我待汉语如初恋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358位真人的故事初来中国,熙熙攘攘的人群差点把我吓回家找妈妈,本打算毕业以后就回国,没成想在这一呆就是9年。和中国文化碰撞的过程有震撼、有误会、有尴尬、有苦恼,不出意外我这个外国人很可能会成为你今天的笑点。发自内心地奉劝外

王幼敏:鸦片战争时期的汉语“三剑客”-郭士立、罗伯聃、马儒翰的在华汉语活动

19世纪是大英帝国战胜法国称霸世界的世纪,此后急于向东方扩张,目标是当时的大清帝国。其时英国工业革命早已完成,向北美、非洲、印度、东南亚的殖民扩张也无法消化其新产能。中国庞大人口数量形成的巨大市场,以及广袤无边的领土和富饶的资源,自然引起这

善品堂藏书:汉语字书史的里程碑《康熙字典》

2022年7月,由善品堂藏书出品的《康熙字典》在北京隆重发布。《康熙字典》吸收了历代字书编纂的经验,全书共分为十二集,从子集到亥集,每集又分为上、中、下三卷,分别排列214个部首。总共收录了四万七千零三十五个字。内容引用了古代诗文以追溯字源

「010」汉典-纯粹的汉语字典数据库

汉典作为一个建站于2004年的免费线上词典,拥有规模庞大的汉语数据库,致力于为在中文学习、研究方面有兴趣的人提供说明及服务。官网给出的数据显示,汉典目前收录近10万个汉字、36万个词语、短语和片语,以及超过3万个成语的释义。不论你是学生还是

夜读|70岁的《新华字典》,还是汉语的“老家”

韩浩月有着70年“书龄”的《新华字典》时隔九年后更新了。更新内容多达8项,收录了一些新词,完善了些释义等等。在我的印象里,《新华字典》像一面大海,新增加或完善的那些内容,像是丢进大海里的石子,溅起点水花就淹没进去了。当然不是说这些更新不重要

《新华字典》须适应互联网汉语生态

《新华字典》免费版App每天只能查询两个字,日前引发争议。用户须花40元购买完整版,日查询汉字数量才不受限制。商务印书馆相关负责人回应,“(App)加入了许多纸质版字典没有的功能”,由央视主持人李瑞英所朗读的标准发音是亮点。《新华字典》曾是

《新华字典》收录网络潮词网络语言为汉语增添活力

来源:人民网原标题:网络语言为汉语增添活力 8月14日,在安徽省阜阳市新华书店内,工作人员在展示新版《新华字典》。王 彪摄(人民图片)“《新华字典》嘛,就需要‘新’一点”“《新华字典》不能只是老词汇的沿袭,还应该是新词汇的记录”“与时俱进,

高考真题重点实词,古汉语字典权威释义,还不快去背下来

这些实词均取自高考真题,是高频中的高频。其释义均出自王力先生主编的《古汉语常用字字典》,权威保障。高中生赶紧背起来。属:连接,作文章;委托,托付幸:宠爱治平:官吏治理政事的功绩故:从前常:尝,曾经固:本来;因此;确实具:准备,具备,完备,详

笔记:阅读《王力古汉语字典》

暑假读物【特点】⒈从小到现在还能看的,每年都要反复看的。⒉要通俗易懂,而且还要有意思《王力古汉语字典》通俗易懂,人人都会,你看不懂的地方,它还会自动把你教会。能把字典当作一本书来来读吗?读字典是一件快乐的事吗?读字典有什么收获?王力(190

人不可貌相,老木匠买《汉语大字典》

字词典那天饭后正在休息室休息时,同事告诉我,说有个客人想看一看那套《汉语大字典》,问我能不能拆开封套让他看一下。我记得那套书不是我们书店自己封的,是出版社发货时就封好了的,如果拆开后他又不要,就有些不太好。于是我起身出去,想向客人解释一下。

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一样

这是我女儿小学时的现代汉语词典,在1347页能看到明显的错误,这本字典孩子已经翻烂了,也不知道她发现没有?这样的词典还能用吗?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鼎湖山旅游攻略江诗丹顿收藏网新疆旅游网虎牙直播资讯网哈密瓜行情网挪威旅游网七匹狼股票行情古董拍卖网洗衣机品牌大全网珠海头条新闻网单依纯歌迷网下午茶文化网装修公司资讯网英菲尼迪轿车网高空跳伞运动网
汉语新华字典-汉语字典为您提供拼音查字、部首查字、笔画查字等,新华字典是中国第一本按汉语拼音音序排列的小型字典,康熙字典是清朝康熙年间由张玉书、陈廷敬等三十多位学者自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到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历时六年编撰完成的一部字典。
汉语新华字典 meijixian.cn ©2022-2028版权所有